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还在这儿,而时间飞快~

I am still here, But time is changing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自由主义的处境与道的逍遥、禅的四大皆空  

2006-12-06 12:22:21|  分类: 『评论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萨特说:生活给了我事业的成功和爱情的美满,同时也让我知道这没多大意思。但是,你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  人类对自由主义的原始向往,本不是人世间普遍意义上的成功美满、荣誉认可所能够填充的。这与其说是自由主义的境界,毋宁说是自由主义的处境。

      据我所知,自由主义至少有两个类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其一是金刚怒目式的。表现为热血质,有勇气,主进取。百折不挠,誓不罢休以争取,李敖是也。这个类型的,非常人所能。所以李敖是本时代独一无二的天才。无任何一人可以望其项背。即使天才,也要有时势的成全,才可以做得圆满。

 

 

      其二是大隐于市式的。当生活走到想活活不下去,欲死又死不掉的地步,(同样毋宁说这是种“境界”)该类型的自由主义便可能突显。一个人,内容已经死了,但形式依旧坚固——很常见的,你又有什么办法!大隐于市的自由主义,便是它的反版。村上春树的系列作品就给我们提供了这样的生存的方式。形式可死,内容不可动摇。他“破帽遮颜过闹市,漏船载酒泛中游。”远离常人赖以生存的主流的视线,匿于公众的遗忘阴影,却心无畏惧地照自己的旋律运转着。他远离亲情友情爱情,远离荣誉口碑辉煌,也远离知识、才情、容貌、地位、职称等等形化的东西,不是不需要,而是以自己的方式需要,或许是某种古老的方式,总之以自己的方式。正人君子谓之“慎独”,个中人说这是自己的事,与人无干。《挪》里面的渡边,个子不高,容貌不佳,无特殊才能,也倦于奋斗。从各方面来讲都是一个极其普通的人,大街上每天走过的千千万万的那种。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,如同“他”的创造者一样,却有着坚不可摧、自成系统的内心世界,极为规律的生活方式,和无可遮掩的清雅气质。外界可以轻易地挫败他的几十千克的质量体,然而却丝毫不能触及他固若磐石的内心。

      你一定见过这样的人,在路上行色坦然,又满腹心事,全心想自己的事的那个就是。

      忽然想起庄子的《逍遥游》。逍遥游里所列鲲、鹏、冥灵、大椿都不能算自由主义,自由主义与一切巨行微形有形的东西都无干,它就是一种极其微弱的电波,调动着一个生物体(人)最纤细的神经,让他有条不紊地,自圆其说地按自己的节奏进行。又想起释家的禅道,所谓禅道,主要指“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”的四大皆空主义。细思之,“有形无形”之说,岂不与道之逍遥相通?只不过说的方式与侧重点不同罢了。永泽的话说就是“不过是晚一点的早餐与早一点的午餐。”本质还是一样。

     本质就是自由主义。形式可死,内容不可动摇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