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还在这儿,而时间飞快~

I am still here, But time is changing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转:《怀念LC》  

2006-08-07 17:44:55|  分类: 『小说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那年
一个叫刘利娟的
写了一篇文章《怀念LC》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怀念LC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 刘利娟


    读了贾平凹的《怀念狼》之后,攀比名家的心理开始作祟,于是LC从我众多的朋友中脱颖而出,但LC与狼实在扯不上丝毫关系,只是那些围着LC转的郎们倒像一群披着羊皮的狼。
   LC也就是老崔。我们刚坐同桌那会儿,物理老师正在上面喷着唾沫星子、手舞足蹈地讲着LC震荡电路。这时候智慧女神射了我一箭,我突然觉得老崔更应该拥有LC这个名字。我把这个想法传达给她之后,便为自己的聪明高呼万岁,不料LC却抛来这么一句:“你真是个聪明的大白痴,我早申请过专利了。”我的笑便被扼杀在嘴角。为了复仇,我把对物理的憎恨全部转到LC身上,我恶狠狠地冲她扮鬼脸。
   说实话,LC确实是一个长得不怎么样的女孩子。她是那种让你看上一百遍再放入人群中,你还能认得出来的人——她长的实在是跟恐怖片差不了多少。额前总是耸着一撮头发,活像一只大黑鸡冠,头发干枯无光泽——我真想给她买瓶潘婷。尤其是发梢,几乎是可以认作是一团乱麻——其实我更愿意把它当作狗尾巴草。每次上完物理课后我都会对LC说:“你真像个花仙子。”于是LC便作惊讶状露出女孩子少有的兴奋:“我真有那么美吗?”之后便用手遮住脸以示害羞。于是我便如上解说,我如吐出喉之鲠,吐出心中快意、吐出心中酣畅,当然结果是换来了LC的重拳的锤炼。
   高三实在是太枯燥了,生活就如同学校食堂的饭——乏味。我和LC是不安分的人,总想着在饭里加上些佐料。我们相互嘲笑,相互伤害,甚至自辱,可后来我们笑过之后,发现我们什么也没得到——除了别人鄙夷的目光。我们感叹这是一个不容我们的世界。
   其实LC很可爱的,只要不上物理课,我想我会很喜欢她的。我喜欢看她笑的样子:她半闭着眼睛微露着些白,嘴微张露出半颗牙。这让我想起流氓兔。我说:“你真像一个明!” LC的嘴张成了“O”形,然后来了句“Really?”“德国巨星——流氓兔。”她听后大呼上当,并发誓下次绝对不再上我的当了。但我知道,她还会上我的当,因为我们彼此需要安慰。
   LC在男生堆里很吃得开的。或许是她那令人发痴的笑貌让他们有一种亲切感。但我很鄙夷那些人,犹如我鄙夷那些见了美女就走不动的花痴——当然LC不是美女。我称他们是披着羊皮的狼,他们在注视LC的时候,我从他们眼中看到了丑恶,让我涌起了一种“救美英雄的”冲动——可惜我也不是英雄,比起那些“狼们”,LC还是更喜欢我的。
   LC很能调动人的情绪,她说:“如果可能的话,我会给我的侄儿起名叫崔化剂。”我说:“那好呀,我就给我的侄儿起名叫刘氓。”然后我们击掌为盟,之后便傻傻地笑,笑得全班学生的目光都转向了我们,并变成了愤怒。我们便吐吐舌头,灰溜溜地逃到外面,在教室前的广场上大笑特笑,笑得空气都变冷了。但是笑过之后,我感到万分后悔,因为我发现我的肚子很空虚。
   我们恨透了教室里那种让人窒息的空气。我和LC在各自的寝室里大侃。于是乎LC又得了一个雅号“闹  ”。我没LC那么幸运,拥护我的几个姐妹们连同我被寝室长呵斥了几句。于是耿耿于怀。我们甚是讨厌那种只会讨好老师而脱离群众的所谓的“官”,好像我们天生就是受她管的命,我不服这不公平的命,更讨厌她每天亮到12点的手电筒光。那天我发疯一样地侃,她实在看不进去书了,愤然摔门离去,我勇敢地在她离去之后插上了门。我那时真像手举炸药包的董存瑞,我的室友也为我骄傲。但这却激起了班主任的愤怒,当然他不知道是我干的,因为那女孩还不至于把我们寝室的人都得罪完。为此我窃喜了几天——那种喜悦不亚于黑人解放的心情。
   我解不出物理题的时候,总是抓耳挠腮,活像个孙悟空。于是我光荣地做上了齐天大圣的宝座。不久,我就和LC发现了新的快乐。每节下课我们都出去格斗,我们不是动真格,只是相互追逐。我们只想找到快感,让压抑心中的苦闷排遣出来。后来班主任竟在班上说到此事,当然他用的是“个别女生”,但我和LC够“个别”了,没有人会把我们当作一般。更让我气愤的是他竟说:“耍猴呢?就不怕让别人笑话,还是女孩子。”我不理解:“为什么猴就该被耍呢?”于是我发誓再也不和LC搏斗了。
高考一天天逼近了,我发现我原来那么舍不得LC。LC颇有深情地对我说:“猴子,没办法。谁若是不想让天塌下来,就别让咱们在一起。”后来,天的确没塌下来,当然我和LC也天各一方了。
   后来,LC来信告诉我说,很想我,很想再回到学校,再跟我搏斗一次。我承认我是怀念那段日子,但毕竟我们都已经回不去了。在别人眼里,我们简直是两个不可理喻的疯子,可是又有谁能理解那隐藏在快乐后面的辛酸呢?长大是一件让人感到疼痛的事,但我们又不能不忍受这种疼痛。
   LC!叫我如何不想你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