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还在这儿,而时间飞快~

I am still here, But time is changing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即使。。  

2010-08-23 18:37:03|  分类: 『乱弹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我像一只身不由己的木偶,在灯光明灭的舞台上时笑时哭,当每一种伪装的表情,都深深刻上我破败的脸,我终于发现,观众席上早已空无一人,曲终了,大幕缓缓落下,留我一个人在暗夜里咿呀而舞。我今年28岁,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苍老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即使再多哀愁嗟叹,即使强作坚强,即使痛哭一场,即使我从大街上死去,再从垃圾里复活,变换的依旧是情绪而非生活。

    “我今年28岁,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苍老。”
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今夜阳光明媚  与荷尔蒙一起飞舞 成都你的肌肤柔软如我此刻的心情一些生命裸体行走  三月的盐市口我可选择

    夜色中的成都看起来无比温柔,华灯闪耀,笙歌悠扬,一派盛世景象。不过我知道,在繁华背后,这城市正在慢慢腐烂,物欲的潮水在每一个角落翻滚涌动,冒着气泡,散发着辛辣的气味,像尿酸一样腐蚀着每一块砖瓦、每一个灵魂。就像诗人李良说的:上帝昨夜死去/天堂里爬满蛆虫。他此刻正坐在旁边一支接一支地抽烟,脸阴得想个茄子。

     六月的成都充满生机,花开了,西瓜上市了,空气中弥漫着茉莉花的香味。入夜之后,总有些人在笑,另外一些人在哭,而我或在其中。生命不过是一场坟地里的盛宴,饮罢唱罢,死亡就微笑着翩翩飞临。当青春的容颜在镜中老去,还有谁会想起那些最初的温柔和疼痛?

     那夜的乐声震耳欲聋,灯光明灭不定,在零点酒吧的二楼,一个人在哭泣,那是陈重,另外一个人哈哈大笑,那是他的情敌和朋友。从更远的角度看去,渐渐沉睡的成都像一座巨大的坟墓,偶尔有几星灯光,那是残存的生命的磷火,而那些哭着笑着的人,正慢慢走向死亡的穹顶,就像墓道里的蚂蚁。

    我像一只身不由己的木偶,在灯光明灭的舞台上时笑时哭,当每一种伪装的表情,都深深刻上我破败的脸,我终于发现,观众席上早已空无一人,曲终了,大幕缓缓落下,留我一个人在暗夜里咿呀而舞。我今年28岁,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苍老。

      2001年成都的秋天跟往常没有任何分别,黄叶满地,风沙迷眼,每个夜晚都会有人死去,守灵的人围着尸体打麻将,脸上嬉笑颜开;婴儿在产房里出生,脐带剪断,从此注定了他们的一生。李良说你信吗,其实生命只不过是上帝跟我们开的一个玩笑。

      所有人都走了,只剩我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,眼前万象倒塌,失去欲望的世界慢慢变成灰色,什么生活啊、理想啊,想什么什么没劲,一切不如意的事都涌上心头来,这种时候,心里总会有个声音在问:陈重,这就是你要的么?那不是我要的。我渴望亲吻、拥抱、温柔的对视,甚至渴望那些最终会被揭穿的谎言,而不是单纯的活塞运动。

      爱情这东西我或许曾经触摸过,但是我确实没有触摸过永远,每次想到这个我就浑身发凉。

   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口头禅,老汉喜欢说“XXXX的”,老妈说的是“没来头”,我的是“锤子”,王大头张口闭口“日你先人”,李良的比较简单,是用鼻子往外轻轻的哼上一声。   李良说人的口头禅其实代表着一个人对自己的看法。这样的解释似乎有点合理,我确实是个锤子至上主义者,而李良,总是对生命充满了不屑。生命短暂而脆弱,李良用一生来叹息,我则整天吃喝玩乐,胡乱混一下就是一生。

     谁让我真正动过情呢?上帝说了,要让一个人死,就先让他疯狂,要让一个人疯狂,就先让他动感情。

    我对自己说陈重你真是个瓜娃子,哪会有真的爱情呢?但是98年以前的赵悦就像从我们手指间流走的那种叫作岁月的东西一样,时常还会涌上心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